巴乔狩猎和佛教来自中秋的思念

中秋节往往会想念到曾经最喜欢的球员,比如罗伯特·巴乔,他已经快淡忘到记忆中了。可能,巴乔是退役后来中国走秀最少的球员。

首先,我并不是一个专业的足球记者,只是在现在这个互联网时代获取资讯日益发达的今天,可以了解到更多关于巴乔一些故事。我对巴乔所有的感觉完全来之看他踢球,看他起伏的人生,看他的自传以及一些网络上他的只言片语,其实肯定非常片面,但对我来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曾今进入过我的生命,并启迪我对足球的热爱和启蒙,我也希望现在以我的方式进入他的生命,并且记录分享出来。《天上的门》是巴乔的第一部自传,如果你有和我一样对巴乔的兴趣,不妨看看。

在我刚了解巴乔的时候,似乎充斥的都是他的忧郁,悲情,这个看似像玻璃一样脆弱的男人博取了所有这个世界球迷对蓝色的宠溺和赞美,很多人提到巴乔就会把时钟拨回到1994年的那个夏天,那个站在玫瑰碗球场前背影衬托着塔法雷尔的仰天狂啸愈发落寞。中国的媒体把他封做足球界的忧郁王子,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csbswx.com/,意甲布雷西亚悲情英雄,似乎属于巴乔的永远都是那种不堪风雨的美好。但是如果你读过池田大作给他的那本《天上的门》序言,以及《天上的门》这本书本身,你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首先,巴乔非常热衷于打猎,巴乔自己在书中曾经说到:我开始打猎是为了和父亲、和亲人在一起,后来打猎成为我的爱好。海明威说,打猎是与生命建立一种密切的个人关系的方式。我同意这种说法。与生物在一起,你要生活在它们中间,观察它们,理解它们,有时也杀死它们。打猎时,你在世界之外,在时间之外,你忘乎所以。打猎培养你的耐心,有时一个猎物会让你等待整整一天。打猎时我忘记痛苦和疲劳,因为我乐在其中。

巴乔出席佛教典礼 47岁忧郁王子满头白发

当地时间7日,巴乔在都灵出席了日本创价学会佛教中心的落成典礼。巴乔表示,“这次我不是来这里谈足球的,我来这里是因为我信佛教,从20多年前我就开始信教,而佛教对我帮助很大。”创价学会的主席池田大作就是引领巴乔信佛教的导师。1967年出生的巴乔是意大利球迷以及中国球迷非常喜欢的球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csbswx.com/,意甲布雷西亚自从2004年退役之后,巴乔就开始过着“隐居”生活,很少在媒体露面。如今已经47岁的巴乔已经是满头白发。

巴乔开办欧洲最大佛教中心:每天念经两次26年从未间断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csbswx.com/,意甲布雷西亚

提起罗伯特·巴乔,你的脑海里是否会闪过那个如地中海海水般深邃的眼神,以及他默默低头,原地伫立的背影。在生活中,这位球场的“忧郁王子”也用自己的佛教信仰维持着健康和平静的生活。

据意大利足球网站FORZA10月28日消息称,今年47岁的巴乔在米兰郊区开办了欧洲最大的佛教中心,中心的开幕仪式就吸引了近千人。而如今的巴乔头发花白,衣着朴素,眼神依旧深邃,手持佛珠与在场近千名学佛者虔诚合十,一副淡然神色,显得与世无争。

今年47岁的巴乔(右)在米兰郊区开办了欧洲最大的佛教中心,中心的开幕仪式就吸引了近千人。而巴乔则手持佛珠与在场近千名学佛者虔诚合十。

伤病让巴乔参悟人生每一位皈依佛教的教徒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迷倒万千球迷的巴乔也不例外。巴乔原是天主教徒,小时候常去教堂做弥撒,但按照巴乔自己的话说,自己只是“有出现在教堂的习惯”。那么作为欧洲足坛信仰佛教第一人,巴乔是如何接触到佛法的呢?在自己的自传《天上的门》里,巴乔介绍了自己学佛的经历。在巴乔的职业生涯里,伤病经常找他麻烦,有一次腿部手术他一共缝了220针,他甚至对母亲说:“杀了我吧,我实在受不了了。”巴乔在自传中写道,“我和疼痛一起生存,如果疼痛是一个女人的话,那她是个忠诚的、永不满足的情人。”1987年年底,伤痛让巴乔在佛罗伦萨缺席了很多比赛,而在生活中他有个朋友叫毛里奇奥,是个佛教徒,一直劝巴乔皈依佛教,于是巴乔有了好奇心,开始看一些佛教书籍。1988年1月1日,巴乔把这一天看成是自己新生活的开始。“元旦清晨7点半,我敲响了毛里齐奥的家门。”巴乔对着还没睡醒的好友说,“我必须开始信佛,现在,立即,如果你现在不答应,那就算了。”毛里奇奥一开始以为巴乔疯了,过了一会儿才明白巴乔的决心,然后他把巴乔带到了当地的佛教中心。“从那时起,我就再也没停下。我每天至少打坐念经2次,每次至少1小时。在任何地点,任何情况下,我都从不间断。”巴乔说。“佛教的基础是革命性的,讲因果报应,每个人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负责。当年受伤时,我经常问自己的问题是:‘为什么偏偏轮到我?’但佛教让你换一个角度看问题,人生就是苦谛。我身上伤病很多,很容易产生停止踢球的念头。但后来我明白了,生活就是挑战,佛教则教我不断地挑战。”巴乔认为佛教帮助他很多,他认为如果没有佛教自己或许在和父亲打铁或者沉迷于吸毒或者其他恶习中,“佛教让我寻求觉悟,给我力量,帮助我避免迷失。举个例子吧,我在维琴察儿童队时,我们踢得很漂亮,有时会有千把人来看比赛,但最后踢出名堂的只有我。数年前,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个消息,我当时的一个队友因为吸毒被捕。我很痛苦,又是一个人迷途了,而我未能帮助他。”

巴乔曾是世界上“粉丝”最多的球星之一,这其中包括众多来自中国和日本的东方球迷。毛里奇奥认为信佛让巴乔的思维方式和行为准则都和东方人相近,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据意大利媒体称,巴乔是国际创价佛教协会的会员,信奉日莲宗,属于大乘佛教。而对巴乔影响最大的佛教导师无疑是池田大作,他是创价佛教协会的第三任会长。1975年前后,池田大作在意大利的几个城市开办了佛教学校,其中最早的一个就是设在佛罗伦萨,学员中包括后来成为巴乔引路人的毛里奇奥。

巴乔极为推崇池田大作,将他与曼德拉、甘地相提并论。1993年,巴乔将获得的欧洲金球奖献给池田大作。第二年,巴乔在即将前往美国参加世界杯时,两人也在米兰见了面。池田大作对巴乔说,在世界杯上,他将遇到极大的困难,必须顶住,输赢将出现在最后一秒钟。

2014年3月,巴乔在意大利都灵出席了日本创价学会佛教中心的落成典礼,而信佛的他也不忘向周围人传播佛教,在佛罗伦萨踢球多年的法国门将弗雷就是其中之一。

在弗雷的职业生涯中,他曾膝盖多次受伤,长时间无法参加比赛,这和巴乔过去的情况很相似。后来巴乔劝说弗雷信仰佛教,“我与巴乔多次谈到了宗教信仰的问题,最终我成为了佛教徒。这种宗教让我着迷,我向巴乔请教,他向我传授了生活哲理,皈依佛教让我增强了战胜伤病的信心。”

在巴乔身边,妻子是他最坚定的支持者,但是一开始信仰佛教时,夫妻却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在接受《米兰体育报》采访时,巴乔说妻子曾经反对他信佛,“我们经常为此争吵,她就是无法接受我的转变。后来,她注意到我身上发生的具体变化,出于好奇,她开始问我一些问题。1990年的一天,她走到我身边,和我一起修行,从此再也没有中断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