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乔狩猎和佛教来自中秋的思念

中秋节往往会想念到曾经最喜欢的球员,比如罗伯特·巴乔,他已经快淡忘到记忆中了。可能,巴乔是退役后来中国走秀最少的球员。

首先,我并不是一个专业的足球记者,只是在现在这个互联网时代获取资讯日益发达的今天,可以了解到更多关于巴乔一些故事。我对巴乔所有的感觉完全来之看他踢球,看他起伏的人生,看他的自传以及一些网络上他的只言片语,其实肯定非常片面,但对我来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曾今进入过我的生命,并启迪我对足球的热爱和启蒙,我也希望现在以我的方式进入他的生命,并且记录分享出来。《天上的门》是巴乔的第一部自传,如果你有和我一样对巴乔的兴趣,不妨看看。

在我刚了解巴乔的时候,似乎充斥的都是他的忧郁,悲情,这个看似像玻璃一样脆弱的男人博取了所有这个世界球迷对蓝色的宠溺和赞美,很多人提到巴乔就会把时钟拨回到1994年的那个夏天,那个站在玫瑰碗球场前背影衬托着塔法雷尔的仰天狂啸愈发落寞。中国的媒体把他封做足球界的忧郁王子,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csbswx.com/,意甲布雷西亚悲情英雄,似乎属于巴乔的永远都是那种不堪风雨的美好。但是如果你读过池田大作给他的那本《天上的门》序言,以及《天上的门》这本书本身,你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首先,巴乔非常热衷于打猎,巴乔自己在书中曾经说到:我开始打猎是为了和父亲、和亲人在一起,后来打猎成为我的爱好。海明威说,打猎是与生命建立一种密切的个人关系的方式。我同意这种说法。与生物在一起,你要生活在它们中间,观察它们,理解它们,有时也杀死它们。打猎时,你在世界之外,在时间之外,你忘乎所以。打猎培养你的耐心,有时一个猎物会让你等待整整一天。打猎时我忘记痛苦和疲劳,因为我乐在其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