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世界杯的刚需 中国却还没认识其价值

3月24日,在经过接近2个月的折磨后,日本政府、东京都、东京奥组委和国际奥委会终于松口。

奥运会延期,避免了赛事被取消,这也让一家一直提心吊胆的公司,松了一口气。这家公司——便是承保东京奥运会保险的“德国再保险”。

如果奥运会取消,德国再保险公司将向国际奥委会赔付5亿美金(约35亿人民币);而如果奥运会是推迟的话,根据保单的具体条款,他们的赔付额要小得多,甚至是0。

几乎同时,全英俱乐部宣布取消了2020温布尔顿网球公开赛。据外媒分析,主办方全英俱乐部有可能从保险公司获得1到2.5亿英镑(约8.8亿-22亿人民币)的赔付,以弥补赛事取消带来的一系列损失。

这么好的保险,似乎很少被国内赛事公司提起乃至购买。若不是东京奥运会因疫情被迫推迟等系列追踪报道,国内甚至对这个保险的内涵都不了解。

如果赛事被取消,比如2016年在鸟巢,因为场地原因被取消的国际冠军杯,赛事主办方也获得保险赔偿了么?

所谓的赛事取消保险,其实是指为了弥补赛事主办方——因不可控因素导致赛事取消,而带来的经济损失。比如筹备赛事阶段已经投入的成本、因赛事取消而损失的预期收入等等。

拿已确定取消的温网来说,赛事的取消势必将直接影响到门票持有者、赞助商、电视转播商的利益;同时,为筹备2020温网已经投入了员工薪资、宣传公关费乃至邀约嘉宾等成本。

正如前文提及,温网的主办方全英俱乐部有可能获得1到2.5亿英镑(约8.8亿-22亿人民币)的赔付。届时,全英俱乐部可以利用这笔资金按合同给予赞助商、转播商一定的赔付金、同时也用来弥补自己已投入的成本损失以及损失掉的预期收入。

正因为购买了赛事取消险,全英俱乐部的赔付款几乎全部由保险公司支付;而如果没有购买赛事取消险的话,所有费用都要由全英俱乐部自掏腰包了。

比如世界杯、奥运会、四大网球公开赛等,因为这些赛事影响力巨大,需要特别保护赞助商、电视转播商的利益,因此购买赛事取消险成为了赛事公司转移风险的刚需。

据了解,在欧美成熟的赛事取消险中,保险公司根据赛事的受损程度,设计了完全取消、部分取消、推迟、中断、改变场地、缩减规模等不同情况所进行的不同比例的赔付条款,以供赛事选择。

既然赛事取消险可以在关键时刻“雪中送炭”,那为什么在国内迅猛发展的体育市场里,却从未听人说起过赛事取消保险;就是有,也少人问津呢?

国内某知名赛事项目负责人告诉记者,“总部要求我们必须要买保险,但是我们购买的赛事险,主要有雇主责任险、第三者责任险、选手意外伤害险等。”

这位赛事项目负责人说:“我们单场比赛按有1万人参加,报名费收入按500万计算,就是加上赞助费的收入,也是买不起赛事取消险的。”

“不买,我们都不一定盈利;买了,我们铁定不盈利。所以在操作上,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不取消比赛,最多延期举办。”

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副总经理陆新宇,非常理解赛事公司的想法。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csbswx.com/,足球运动他坦言,主观上谁都不想取消赛事。因为拉了那么多赞助,特别是确定了卫星转播,这足以证明这个赛事的投入是非常大的。

按照这个思路,无论如何,主办方都不希望取消赛事。下雨了,可以冒雨举行,下大暴雨了,顶多延期举办,因此赛事取消险在市场上就变成没有必要购买⋯⋯

陆新宇说:“这个就像车险,刚开始车险也很贵,因为有车的人少、买车险的人更少,但现在有车的人多了,每个人都买车险了,那么保费自然会便宜了。”

据陆新宇回忆,近20年来在上海,赛事取消险的投保量——“两只手、10个指头就能数过来”,尽管近几年在上海举办的体育赛事数量每年都超过了100场。

“现在每年都会投活动取消险的是春晚,采取的是共同承保的方式,中国平安只是承保方之一,因为它的影响力太大了。”陆新宇告诉记者。

陆新宇没有直接透露具体金额,他表示由于保险范围、保额不同,保费自然也不同,但他同意——“保费是百万人民币量级起步”这一说法。

我国体育保险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由于对运动风险的识别与认知有限,因此保险公司更多依赖于具有体育、保险专业背景的体育保险经纪公司来推进相关产品的开发。

中体保险经纪公司是国内第一家专门从事体育保险的经纪公司,该公司自2004年推出第一支跆拳道专项保险产品后,逐步推出了覆盖水上、极限、球类等全运动的保险产品。

这期间,中体曾试图开发赛事取消险,但市场调研报告并不理想。不过,该公司负责人表示不会中断探索和推动赛事取消保险的工作。

目前市面上的体育保险产品,主要针对两个群体:一个是针对机构,如赛事主办方、培训机构等;另一个是针对个人,如参赛个体、体育爱好者等。

中体保险经纪经理吴增翔解释说:“场馆公众责任险就是指在场馆生产经营活动中,由于意外事故造成第三者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等,依法应承担的民事赔偿责任。”

“比如场馆架子的螺丝松了,导致不知情的学员扣篮时摔了下来,把牙磕掉了。我们在接到通知后,就会按照合同条款进行赔付。”

针对个人开发的,主要是个人训练意外伤害险,不过,这类产品很少被个人主动购买。

中国首位极限马拉松冠军陈盆滨告诉记者,他并不知道国内有针对个人的运动保险产品。此前,他都是通过国外保险公司购买赛会所需的个人意外险,比如为南极赛曾购买了一份意外险,他清楚记得保障范围里包括了尸体运输。

“保险很重要,特别是对家庭经济状况一般的人来说,一旦遇到意外,至少有保险可以解决后顾之忧。”陈盆滨如是说,“所以我希望保障范围广一些。”

对目前国内体育市场来说,赛事取消险的门槛太高,需要随着赛事公司、赞助商、电视转播商各方能力的强大而逐渐变成刚需。

但是,它身后有一批“亲民”的体育保险产品,比如个人训练意外伤害险50元/年起,当运动中出现意外伤害时即可得到赔付。

疫情当前,体育行业受到极大冲击与震荡。而奥运会的延期,也让体育保险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

如当下人们期盼的中超,如果今年的赛事,最终真的因为疫情打不了取消的话,中超公司或者俱乐部们,也会得到一笔进项,减少损失。

在中国体育市场深化的过程中,体育保险行业作为配套之一,也面临着一个适应和快速成长的过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